作者  asity ()                                             看板  SuperHeroes
 標題  [心得+雷] WATCHMAN 現實主義與理想主義之爭
 時間  Sat Mar 14 23:17:55 2009
───────────────────────────────────────
                                                                               
究竟什麼叫善什麼叫惡呢?
不斷的保護人們,卻讓他們厭倦保護
究竟什麼叫智慧而什麼叫無知
當掌握了宇宙的至理卻會與眼前的一切疏離
                                                                               
Watchmen很精確的指出了人的缺陷
當平安無事時崇尚暴力
當陷於恐懼時才會追求和平
自私、暴力、幼稚
所以守護者們反而成為了被抗議的對象
縱然Hobbes跟馬基維利很早就指出了人性的本質
但是理想主義者依然期待人類的啟蒙
就像是夜梟跟靈絲救火
他們或許拯救了一場火災,卻無法阻止火苗再竄起
                                                                               
笑匠認清了人性,於是就展演了那份卑劣
反正世上無人聖潔,他又何妨污穢
但或許正因此笑匠能夠理解Ozymandias的計畫
他能夠明白,和平必須從毀滅中誕生,既使這十分荒謬
                                                                               
Ozymandias的作為,建立一個強大的敵人,已求得內部和平
這向來是政治的簡單訣竅
屬於片中時代的冷戰
正是透過兩大陣營彼此將對方設為敵人,來凝聚內部
要破解僵局,除非雙方和解
但一旦和解,就等於雙方要破除自身的霸權地位
解散兩大陣營
他們又有什麼動機要去作呢?
所以方法就只剩下
創造共同的敵人、更大的恐懼,逼迫他們團結
                                                                               
這,有點像是剛彈Z裡夏亞跟哈曼的辯論
剛彈裡的新人類,是能夠在宇宙生活中相互理解的人類
而一般人,則是狹隘而彼此鬥爭
夏亞認為,人類能夠自我覺醒
但是哈曼認為必須透過武力清除沒有覺醒的人
                                                                               
Ozymandias正是實現了哈曼的路線
古希臘認為智者的判斷是政治上的善
Ozymandias或許正是體現了這樣的政治概念
保守、階級、但卻可能有效的哲王統治方式
他也像是擴大版的夜神月,但他卻沒有狂妄而瘋癲
相反的Ozymandias去承擔這些犧牲與痛苦
在不自我正當化下他成為了正義
                                                                               
曼哈頓博士就像是先前版友說的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漫畫三隻眼裡的三眼族
也是因為太過強大、不老不死而對生命冷漠
但片中卻進行了對生命的辯證
一個生命究竟只是精子與卵子的碰撞
還是具有其主體性
Watchmen顯然採取了後面的觀點
                                                                               
這也或許是為了結局的必要安排
一個無法體會生命意義的人
是無法追求和平的
                                                                               
但片中我最欣賞的角色卻是羅夏
能夠為了某種正義而執著
嚴守著善惡之分
這不是我們一般人該作的事情嗎?
沒有人有Ozymandias跟曼哈頓博士的智慧
因此我們無法得到改變世界的最佳方案
                                                                               
那麼
我們不就是該為了信念而奮鬥嗎?縱然那會傷人
                                                                               
相比起來,靈絲是為了期待而成為英雄
他實踐的究竟是正義還是母親的遺憾?
夜梟有著正義感,但卻過於單純而天真
追尋的美國夢裡的正義和自由
而導致一事無成
相比於這兩人的自我逃避
縱然有著信念卻又抗拒實現
                                                                               
羅夏始終堅持自身的英雄身份,甚至把英雄看成自己真正的臉
就算看來偏執,我還是認為那是一種浪漫的騎士精神
就算他不合時宜
就算他必須被殺,來成就謀略
                                                                               
懷有熱誠和理想的人往往不會得到社會認同
爬上高位的是具有策略跟手段的人
這正是Ozymandias和羅夏的不同

無疑的,我寧可作為羅夏
為信念而戰、為信念而死
雖然Ozymandias或許更偉大,但相較於天才
羅夏或許才是了不起的「一般人」吧
                                    

net4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