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收到了這篇文章,

我覺得算是另一個層面的思考,

縱使如今最可憐的絕對是災民,

你也一定聽過這句話:    死者為大

但是PTT的鄉民也常講的一句話:    死者不一定為大

凡是都有正反兩面,只是看哪一面大家比較接受而已。

--------------------------------------------------------------------------

大地「委屈」了二、三十年,


不過四十八小時,台灣,從「旱」轉「澇」。大自然的反撲,要我
們更謙卑,重新學習。誠如作家小野所言:「歷史從來不會被大雨沖
走,未來總是在一場大雨之後。」
 你可能會不理解,老天爺為什麼總是要五毛給一塊?

  四十八小時前,石門水庫一道道乾涸造成大地的裂痕,像是餵不飽
的孩子,一張張開口渴望的嘴。

  四十八小時後,全台灣泡在水裡,水流像是無數雙強勁的手,一一
撕裂大地上任何一樣東西,滾滾泥水,斷橋、垮樓、崩路、活埋。水
是輕柔,下手卻重。

  老天爺開了一場玩笑,我們二千三百萬人卻笑不出來。這是一場
共同承擔的劫難,我們誰都逃離不了。三十年前,水產養殖是讓我們
驕傲的,日本消費者盤中的鰻魚丼、石斑魚湯,來自養殖戶年年「進
貢」,我們換到了鈔票,他們得到了美味。在大量抽取地下水之後,
我們的鈔票換來鬆散的土質、年年下降的地層。

  盧山溫泉、知本溫泉,不也是另一種驕傲?為了更靠近山、更親近
水,讓來自都市的人重拾兒時回憶、重新認識山水,我們在河岸築起
了度假飯店,我們在山坡鬆軟的地質上,硬是多擠出一、二公尺的地
來蓋民宿。
 一場大水,我們二、三十年來跟大地爭來的,一次都還給它了。

  一代代傳下來的老智慧: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但對於人
多地少、在台灣土生土長的人來說,怎麼能接受這樣的觀念?

  當然要爭!我們把大地的資源當成最廉價的生財器具,濫墾、抽取
地下水、填海爭地、砍樹填地,創造經濟奇蹟,讓每一個人的生活過
得更好。因為小,我們更要大,要台灣第一,養魚、養蝦、養花、種
檳榔、種水果,都要第一。

  我們抱怨洪水來得太急,自問一下,我們不也急著把免費的大地
資源廉價加工後販售出去?
 我們都一直要求速度,那是台灣的本事,要的是讓子孫豐衣足食
,我們不理會大地的呻吟。百年台灣,耗盡了千年資源。

  大地就像一個人,哪邊有傷口,哪邊就最脆弱。這回,台灣的傷
口太深了,水流一刀刀把台灣的土地切割,而這些傷口,這一塊土地
的人都有責任。

  土石流什麼時候才會停?學者的提醒:等山坡地都沖成平地,就會
停了!
 這是我們要的答案嗎?如果不是,如果希望子孫下一代,不再為
了洪流的生離死別而哭泣,我們能不能靜下心來,聽聽大地的聲音。
 大地「委屈」了二、三十年,非得要它用激烈的手段抗議,才能
喚醒我們?我們只會一直問:我們要什麼。問一問大地要什麼?它要
的是喘一口氣、留一點生生不息的空間;而不要趕盡殺絕,用到一滴
不剩。

  如果還有下一個三十年、下一個五十年,颱風還是年年報到,風雨
還是如期光顧,我們準備用什麼樣的心情來面對?日夜恐懼、逃離家
園?還是挺直腰桿,不畏不懼?

  這是一個機會,讓我們認清台灣的脆弱。如果就此放慢腳步,想
一想,我們要一個全新的台灣,它應該是長什麼樣子。這次的水災,
是一次總算帳,過去三十年犯的錯,不會一筆勾消;未來三十年台灣
的新面貌,我們卻可以自己決定要什麼、不要什麼。如果與大地相處
是我們未來最重要的功課,就要更謙虛聆聽。>

  莫為死者悲哀,請為生者流淚(對不知好歹的人---免),留下來
的人如果不能參透大自然反撲背後的智慧,往者在天堂還是會望著一
張張流淚的臉孔,等著下一場災難降臨。

ginh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