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當我又照慣例,穿過補習街下班,

除了學生依舊擁促之外,

沿途的壓抑不住的飄香也是瀰漫在整條南陽街。

 

我又想起當年玩的那個遊戲,

最後每個人只花了約六十~八十元吧?

菜色有哪些我也忘了,

只記得阿德伯的牛燴,

還有萬惡的大四方蛋餅...

 

當時空拉回到現在,

如果再來一次,那麼組合出來的菜單,又會是怎麼樣呢?

台北驛站的食字路口,

現在還有人要陪我來走一回嗎?

ginho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